手绘画画图,撸撸文,写写字。

前ID不扭。大概没有人记得了。

狼狗1-2

双黑道。私设。ooc重如山。红毛性格更强韧。

暴力。

很少用莫关山这个名字。

三四发完结。然后专心考试。

乱写一气。

会有车的。(信我。一次也好。)


1

东区的老大红毛悠悠醒转,他少见地露出一副呆滞的表情,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眼脏污低矮的天花板,老旧的日光灯刺的他的眼睛疼,而他身上凉嗖嗖的感觉告诉一直有好好穿睡衣睡觉的红毛大哥他一定不在自己那豪华的470平两层海天大别墅里。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虚伪而做作的脸。

是贺天。

贺天俯视着他,唇角挂着令人作呕的恶心笑意,那张迷倒全市全年龄段小太妹老黑寡妇的脸在红大哥眼里糟糕得形同恶鬼。

红毛想也不想就往那张破脸上吐了一口金贵的唾沫---他做梦都想这么干。

两人的仇恨由来已久,东区老大和西区老大的矛盾远不止每月互砸个把酒吧夜店贩毒交易点来的那么简单,这俩一哥当年的丰功伟绩,连最普通的街头撸串小混混都能讲的唾沫横飞滔滔不绝。

无非是抢马子抢生意抢所有能抢的东西,明明非常朴素的故事在添油加醋的嚼舌根后早已黑白不分,而故事里黑道上鼎鼎有名的天之骄子贺天似乎就跟红老大一人过不去。

直到红毛被抓,这故事终于该告一段落。

红毛扭曲着脸,脑袋被大力的打歪到一边,脸颊上一只鲜红欲滴的五指印,他却很快扭过头来,带着狂妄而放肆的蔑笑,吐了一口血水在面色阴沉的贺天脸上。

又是一掌。

红毛顶着一张无比对称的脸转头,然后在吐唾沫之前被贺天掐住了脖子。

他的脸涨红然后涨紫,狰狞可怕,瞳孔里燃烧的还是那种让人想要摧毁的骄傲。他从被卡住的脖子里挤出一句包含恨意且支离破碎的话。

『你这个阴险而虚伪的败类。』

2

贺天觉得红毛像狗。

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卧在女主人怀里的宠物狗,也不是一般的流浪狗,而是野狗。

那些红皮的绿皮的野狗,出没在瘟疫的墓地,撕扯着死尸和活人,犬牙尖利眼神冰冷,它们像是是死神的奴仆,在午夜的黑暗中游荡,险恶地蓄势待发,给敌人致命一击。

他杀过一条这样凶猛如狼的狗,在年轻的时候。

它的眼神嘲讽着一切,好像被踩在脚下不得动弹遍体鳞伤的不是它。它站在食物链之下俯视贺天,刺伤了心高气傲的贺天。

贺天挖出了它的左眼。

失去了一只眼睛的它凄厉的吠叫,另一只独眼迸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贺天仿佛看见了它向自己求饶的模样。

但它没有。

它挣扎着咬了贺天一口。皮开肉绽。

终于贺天将它杀死。回头时掉在地上的眼珠和眼眶中的独眼死死的盯着他,贺天突然怕了,逃开,对自己说别跟狗比。

不过是条低贱的狗罢了。

评论(6)
热度(41)

© 醋溜清蒸红烧干爆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